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人文集 > 史剑斌个人文集 > 文论
 
莫言面面观(之五)
 
 
2013-11-01 15:47:47  来源: 史剑斌
 
  冲刺﹒立脚﹒成名﹒调整﹒成熟
  ——莫言文学创作轨迹扫描
    第一阶段:1976年至1981年,是青年军人管谟业成为一个小说家莫言的“冲刺阶段”。
    这时,他写过一些宏大题材的小说剧本,写的都是应时的,非家乡的故事。这些作品都投寄出去,给《解放军文艺》《人民文学》等大的文学刊物,均被退稿或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文学青年管谟业的文学创作尝试,在初期遭遇重创,全军覆没,片甲不留。这是一枕漫长的文学黄粱美梦,可谓“南柯一梦”,是一次不成功的“漫天飞舞”“瞎飞乱撞”。
    第二阶段:1981年至1984年,是文学青年管谟业向青年作家变身,在中国文坛立住脚跟的时期。这是莫言“实现作家梦的阶段”。
    经过初期文学创作的失败,文学青年管谟业开始痛定思痛,而后进入冷静清醒的反思期。有效的反思过后,他调整思维,不再好高骛远,收回飘忽不定的漫散的文思,开始写细小的故事,写故乡的乡土往事,童年半大青年的记忆。同时,他把投寄刊物也减低圈定为离他的军营最近的保定市文联文学双月刊《莲池》。这时,文学青年管谟业将文思落实到“故乡”和“童年”,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力图积跬步以至千里,滴水以穿石。他还将作品投寄地也落实到近距离的范围,便于投石问路,易于发表刊出。
    他收到了回报。1981年,《连池》5期发表了他的短篇小说处女作《春夜雨霏霏》。1982年,他在《莲池》2期发表短篇小说《丑兵》,5期发表短篇《为了孩子》。1983年,《莲池》2期发表短篇《售棉大路》,并被《小说月报》转载,5期发表短篇《民间音乐》,受到孙犁撰文赞扬。
    1984年,他在大刊《长城》双月刊2期发表小说《岛上的风》,《长城》5期发表小说《雨中的河》。得到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著名作家徐怀中赏识,进入军艺学习深造。
    第三阶段:1985年至1986年,是青年军人管谟业兼小说家莫言成为名作家的第一个创作高潮阶段。这是莫言的“成名阶段”。
    军艺学习,莫言被激发了创作激情,开阔了艺术视野,写作了一批成名作,攀上了自己的第一个艺术高峰。
    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球状闪电》《金发婴儿》《爆炸》,短篇小说《枯河》《白狗秋千架》都发表于1985年。《红高粱》和《红高粱家族》中的中篇《高粱酒》《高粱殡》《狗道》《奇死》,短篇《草鞋窨子》《苍蝇、门牙》都发表于1986年。这二年,莫言的小说创作呈“井喷”之势。
    1988年,随着电影《红高粱》获西柏林电影节金熊奖,莫言首次为西方认识。
    第四阶段:1987年至1994年,是莫言小说创作的一个调整试验期,这是莫言及其文学创作的“调整阶段”。
    其间,莫言试图变化,寻求突破,大胆试验,并直面当下,直面自我,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拓展了作品的思想艺术内涵,展示了小说文本的无限性和多样性,丰富了小说的艺术表现空间。大胆借鉴移植西方先锋文学的创作经验,为我所用,使自己的乡土文学寻根文学取得了新的眼光,新的视角,新的经验,新的艺术表现空间,打通并融合了东西方的文学艺术壁垒,获得了文学创作的无限自由。
    不过,这样的试验由于不免走的很远,剑走偏锋,为当时的文坛所不能接受,像《人民文学》1987年1、2期合刊发表的中篇小说《欢乐》,同年《收获》3期发表的中篇小说《红蝗》,都曾受到激烈的批评。
    1988年首发于《文学四季》的长篇小说《十三步》更是遭到评论界冷落,大概只有一个叫林为进的人发表过评论。
    其间,发表过介入当下针砭时弊批判社会黑暗,为农民代言的长篇小说《天堂蒜薹之歌》(1988年),出版过艺术上大胆创新,漫溢酒神精神的长篇小说《酒国》。还创作发表了中篇《复仇记》《马驹横穿沼泽》(两篇和《红蝗》同样收入长篇《食草家族》),以及中篇《你的行为使我们恐惧》《父亲在民夫连里》《白棉花》《红耳朵》《战友重逢》《怀抱鲜花的女人》《幽默与趣味》《模式与原型》《梦境与杂种》等,短篇《神嫖》《夜渔》《鱼市》《翱翔》等大量作品。
    第五阶段:1995年至今,是莫言文学创作的成熟期,与此同时莫言也攀上了一个个文学高峰。这是莫言及其文学创作的“成熟阶段”。
    这段时间,他先后完成了长篇代表作《丰乳肥臀》(1995年),《檀香刑》(2003年)《生死疲劳》和《蛙》。他还创作完成了长篇小说《红树林》《四十一炮》。在长篇小说创作间隙,莫言还创作发表了大量中短篇小说,诸如中篇《牛》《三十年前的一场长跑比赛》《师傅越来越幽默》《我们的七叔》《野骡子》《司令的女人》《藏宝图》等,短篇《拇指铐》《长安大道上的骑驴美人》《白杨林里的战斗》《一匹倒挂在杏树上的狼》《蝗虫奇谈》《祖母的门牙》《儿子的敌人》《沈园》和《与大师约会》《火烧花篮阁》《月光斩》等。

这后两个时期,有一个共同特色,就是长篇短篇大都出色,一些中篇相对较粗糙。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莫言面面观(之四)
      下一篇:莫言面面观(之六)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莫言面面观(之七)
长治县新闻网 莫言面面观(之六)
长治县新闻网 莫言面面观(之五)
长治县新闻网 莫言面面观(之四)
长治县新闻网 莫言面面观(之三)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莫言面面观(之七)
长治县新闻网 莫言面面观(之六)
长治县新闻网 莫言面面观(之五)
长治县新闻网 莫言面面观(之四)
长治县新闻网 莫言面面观(之三)
山西·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 上党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