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人文集 > 史剑斌个人文集 > 诗歌
 
《太行神韵》(组诗)
 
 
2013-11-01 16:04:17  来源: 史剑斌
 
    诗首语:本组诗为一大型组诗,共计一百多首,组诗又主要分三个组群,分别为山川风物篇,文化风情篇,时代风貌篇,又有个别诗篇为两部分甚至三部分的有机融合,我命名它为合篇,它应该属第四个组群,或者也可将它放在大型组诗的开头,作为题头诗。
  
    辽阔的苍穹下
    苍茫的大地上
    站立着太行的一座座山峰
     
    一座座山峰上
    隐约可见你高贵的身影
    你的裙裾
    绿色的裙裾
    淹没在一片苍黄的海洋中
     
    你就是浊世浮尘间
    那方旷古的宁静
    你是军容整肃的一群绿色哨兵
    捍卫着不屈的黄土魂
     
    嘀哒——嘀哒——
    一曲《高山流水》
    轻轻淌过古琴
    清风送爽
    泥土林木花草的馨香
    流贯你的身心
    燕子呢喃,细雨沙沙
    无比纯净的天籁之音
    划破你那汪绝妙的沉静
     
    我随苍鹰飞越太行上空
    鸟瞰一座座太行山峰
    见茫茫云海之间
    群峰正是一片更大的“山林”
    沟 壑
    你是风刀霜剑
    在母亲脸庞上雕就的皱纹
    你是暴烈苍龙
    在母亲躯体上划出的伤痕
    历史已为你的沧桑做证
    现实正面对你发出低吟
    滚滚的黄水吼声沉重
    那是向伤害母亲的人发出的质问
    如果再不精心养护
    母亲的肌体
    将以更加累累的伤痕
    去倾听子孙那绝望的哭声
    黄  土
    你是古老的金碧辉煌的宫殿群
    展示着永恒的壮丽与雄浑
    你苍苍茫茫
    你浩浩荡荡
    你又显得过于老态龙钟
    你也曾有过对绿色文明的憧憬
    可野蛮的刀斧
    砍断了你的精神
    愚昧的洪水
    卷走了你的血肉之身
    何日才能在蓝天下
    重现你青春靓丽的身影
    这杜鹃啼血的呐喊
    能否把浑浑噩噩的梦惊醒
    油菜花
    蝴蝶问——
    这里是哪个国王的宫殿
    展展扬扬
    铺天盖地
    浩浩荡荡
    前呼后拥
    莫非把天上人间的金碧辉煌
    一律吸收殆尽
     
    蜜蜂说——
    这里是哪个富豪的花园
    挨挨挤挤
    花团锦簇
    莽莽苍苍
    如水似云
    莫非五洲四海的国色天香
    一齐来此集中
     
    她点缀灰黯的单一
    她反衬暗黄的明丽
    她是黄土高坡贵族的神气
    她是太行岭塬奢侈的璞玉
    荒缨杆
    你是太行山人沧桑的面容
    你是黄土子民苍凉的背影
    沟沟梁梁   随处扎根
    坡坡岭岭   一丛一蓬
    你伴着熟透的深秋
    走到岁月的地老天荒
    你随着猎猎的北风
    摇摆季节的潇洒飘逸
    你是一个参透生活禅机的老者
    手拿拂尘
    鹤发银须
    闭目颔首
    低声吟哦——
    好一个苍凉人生
    山 汉
    谁烙印在你脸上太阳黑子的光晕
    谁将你的面容化作沟壑纵横
    谁捆绑家国的重负在你已不轻松的腰身
    谁让大山压迫你肩背的坚挺
     
    一条白羊肚手巾
    包裹着人生的艰辛
    一个黑油油的脊梁
    承载着春夏秋冬
    岁月和季节的深处
    飘过一支山歌
    直向云空攀升
     
    拙朴的外表包不住内在的灵性
    愚顽的山峰挡不住追求的决心
    岁月的狂风吹不倒步伐的坚定
    生活的平庸磨不灭创造的才情
     
    千年的风雨已然将你的品格
    冲刷成深红
    这色彩如此纯正
    你就像永不褪色的旗帜
    飘荡在太行的高山深沟之中
    牛屋·驴棚·羊圈
    扑哧——扑哧——扑哧——
    和着腥臭的清香
    摸尽深谷野洼
    哞——咴——咩——
    踏着节拍的交响
    攀遍山尖峰顶
     
    春天 牛在沟沟坡坡耕耘
    夏季 羊在水边山巅宴饮
    金秋 驴在田间地头收获
    严冬 他们回家安享太平
     
    牛们、驴们、羊们
    大山之中的牲灵
    自由自在 毕现灵性
    从古至今 接代传宗
    山 风
    可曾望见她那苍凉的背影
    可曾感觉她纤指梳理你黑发的光润
     
    她夹带秦朝的兵俑
    唐代的皇城
    她夹带长江的波纹
    黄山的迎客松
    拂过你的面颊依然青春
    她裹挟初春的燕语
    仲夏的蛙鸣
    她裹挟秋夜的冷霜
    冬日的坚冰
    吹长你日益高大茁壮的身影
    她手携欧罗巴的云
    美利坚的雨
    她怀抱安第斯山的高峻
    爱琴海的广深
    于太行的深山野洼嘶鸣
     
    正看见她阔大的羽翼铺展在
    沟沟岭岭
    正听得她坚实稳健的步伐行走于
    山镇乡村
    山含笑
    水歌吟
    一方改革开放的大纛旗
    正猎猎飞升
    黄
    黄色 雄浑之色
    黄土 黄河 黄色人种
    构筑起黄色的品格
    黄土地上雄浑的雷声
    黄河水中雄浑的涛鸣
    黄色人群雄浑的山歌
    凝聚成一曲黄色交响乐
    震荡宇宙
    黄——绿
    黄色   贫困之色
    黄土   你是否失血过多
    黄河   你无有一丝血色
    被黄色笼罩的大地
    多么渴望绿的生机
    森林的滋养
    和绿色长城的筑起
    呵   黄色
    快点变绿
    山乡夜月
    嫦娥的小船
    停泊在山村的老槐树顶
    她舒展的广袖中
    急速地飞出迪斯科的旋律
    寂寞久了的她
    干脆甩掉了沉重的外罩
    一展自己袅娜的身形
    困守囹圄几千年的绝色佳人
    已然焕发青春
    山村教师
    早晨
    太阳追着个瘦弱的身影
    踏进读书声和欢笑声的喧腾
    夜晚
    身影伴着盏寒夜孤灯
    迈入教科书和作业本的宁静
     
    人们都去当官 挣钱了
    你却固守三尺进台的
    那份淡泊
    六寸书本的
    那份清贫
    人们都去打牌 跳舞了
    你却稳居一亩校园的
    那方圣洁
    三分教室的
    那方文明
     
    一枚别着京城某名牌大学校徽的青年
    来看望启蒙老师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大朋友
    已然满头华发
    伫望幸福
    每天我都早早地等在村口
    等待来自遥远的南方的声音
    可绿衣使者总是姗姗来迟
    那由远而近的车铃声
    是那样悦耳
    可长久地等待
    又是那样折磨人
     
    丁零零——
    耳边响起一阵车铃声
    我急忙举目观看
    原来是上早班的单职工
    还没来得及高兴
    又出现了沮丧的心情
    又是一阵车铃声
    我闭着眼睛抬起了头
    等待那幸福时刻的来临
    可车从我身边疾速驶过
    村子里登时响起卖豆腐的梆子声
     
    我的心里冒出了这样的声音——
    痴心女子负心汉
    人家早把心来变
    外面的世界光怪陆离
    南方的都市灯红酒绿
    ……
    不
    虽没有海誓山盟做保证
    我却坚信我们爱的坚贞
    虽没有朝朝暮暮的肌肤相亲
    我却深知我们彼此牵挂的心
    ……
     
    丁零零
    绿衣使者将自行车停在了我的身旁
    他微笑着对我说——
    你是夏龙花吧
    这是你的汇款单
    署名妹收
    它来自南方大都市深圳
     
    八音会
    唢呐的高亢诉说着山民的喜庆
    袅袅的余音拖拽出熟透的爱情
    不变的音韵飘逸着民族的魂魄
    跳跃的音符踩踏出时代的脚印
     
    山谷溪涧飘荡着雄浑的乐音
    男女老少共鸣出喜悦的心情
    村村镇镇传扬着千年的古风
    家家户户洋溢出豪迈的激动
     
    和着节拍
    身欲动
    品着音律
    心沸腾
     
    你拍打山民古朴的纯真
    你撞击山民新鲜的神经
    一条音韵的长河
    地老天荒
            流遍古今
    老槐树
    你伸出无数个脚趾捉牢大地
    你撑开万千只手掌擎住蓝天
    腐朽的身躯载不动黄土的魂魄
    新绽的枝叶托不住时代的风云
    你步履蹒跚
    走进一个新时代的梦境
    你前承历史的辎重
    后挽未来的坚劲
    吸取着当今甘醇的水分
    投给后世一片巨大的绿荫
    山 泉
    这里流淌着千年的纯净
    这里放射出古老的拙朴
     
    赛珍珠
    亮晶晶
    吮一滴入口
    甜透你的心
    五脏六腑的尘垢
    一律都荡涤为清纯
     
    汩汩汩
    清凌凌
    掬一捧触肤
    洗濯你的身体
    滋润着亘古善良淳厚的人性
    山 峰
    你或大 或小
    或圆 或尖
    你或正 或斜
    或硬 或软
    你或立 或行
    或蹲 或躺
    形态各异
    造型万千
    可你都一律神情肃穆 庄严
    像在沉思一个古老的难题
    又像在展望未来的浩茫
    呵,你是一个醉酒者
    正沉浸于天地之悠悠的怆然
    山 石
    黛青色标志着冷峻
    任风吹雨打 岿然不动
    黄土堆衬托出阳刚之风
    面对石匠的敲打
    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
    身处灰窑的烈火煎熬
    眼角透出红白相间的笑纹
    山 花
    没有牡丹的国色天香
    更不是情人手中传递的康乃馨
    终日拥抱着黄土地
    岩石夹缝中也常见她的身影
    山风中舒展筋骨
    山雨过后更显清新
    从不奢求观赏赞美
    只是默默开在山中
    行人任意踩踏
    她借机亲吻母亲
    而后又逐渐挺直腰身
    山 路
    一条条黄色的带子
    缠绕在瘦弱母亲的腰间
    几千年不改的装束
    仿佛在向世人展示一个不屈的信念
    ……
     
    在遥远的那头
    重耳逃难的车轮声正由远而近
    赵括纸上谈兵也清晰可闻
    一代奸雄面对你
    也发出羊肠坂佶屈的慨叹
    八字军抗金的喊杀声震耳欲聋
    游击队端掉炮楼的爆炸声
    搅醒了“大东亚共荣圈”的美梦
    ……
     
    一个又一个相似又不同的日子
    山民踏着你走上春夏
    走过秋冬
    平平淡淡地走完人生
    早晨
    山里娃踏着歌声从这里走向学校
    黄昏
    牧人赶着牛羊从这里回到家中
    ……
     
    弯弯曲曲的轨迹
    是先辈用生命划就
    宽阔平坦的捷径
    是如今太行人智慧的结晶
    愚公移山并非久远的传说
    他就在今天的锡崖沟
    他就是引以为豪的“太行精神”
     
    历史从这里走来
    贫穷愚昧又将从这里走出
    一条通向未来的宽阔道路
    正在徐徐展开
    哦 我们赶快携手上路
    太行人
    一
    一辆独轮车“吱吱呀呀”的山歌
    从古一直唱到今
    数千年的历史
    在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上行进
     
    一把老镢头咚咚的掘地声
    响彻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
    老农日复一日
    装点着大山四季的风景
     
    一条放羊鞭叭叭炸响
    清晨山鸣   黄昏谷应
    放羊汉瘦削的脸上
    刻下了岁月深重的刀痕
     
    一只大烟袋装满了一袋又一袋劣质
    烟丝
    老汉说,一明一灭清脑提神
    虽然也到山外卖过潞麻买过棉花
    但峦家的情愫很快就牵引他回到
    山中
    生于黄土葬于黄土
    老汉在山中默默地度过一生
     
    一个老妇人整日地围着石碾、灶台
    她在千篇一律地不停转动
    好像石碾、灶台就是她的男人
    渐渐地
    被遗忘了性别的她
    只好到梦里去打捞青春
     
    一座层峦叠嶂的太行山
    像一个神情肃穆的老人
    沉沉的睡梦中
    发出了阵阵痛苦的呻吟
    又仿佛听到了他的呐喊声
     
    一只破书包从太大背到太不合身
    山里娃长成了识文断字的大后生
    他说大山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要去听听大海的涛声
     
    一只小圆镜照出满脸的桃红
    山妹的胸脯已像自己的身材
    一般坚挺
    现实虽撞碎了她白马王子的梦
    她的双肩却不再柔弱已如自己
    的父兄
     
    啊,淳朴善良的太行人
    你的心地一如你脚下的土地和你的
    肤色   一样纯正
    啊,勤劳勇敢的太行人
    你的身体就像迎风傲立的太行群峰
    啊,坚韧顽强的太行人
    你的品格宛如山石
    日晒雨淋   岿然不动
    啊,光荣伟大的太行人
    至今人们仍在传颂你
    愚公移山   精卫填海的精神
    啊,质朴平凡的太行人
    你恰似太行山间生生不息的小草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二
     
    二十世纪的最后二十年
    这些曾孕育过古老文明的太行群峰
    古朴里吹进了改革开放的春风
    被大山阻隔的太行人
    神奇般地焕发了青春
    他们不再只是喜欢安静
     
    他们先是在山地实现了亩产超千斤
    他们又引进了农作物新品种
    他们还搞起了多种经营
    卖豆腐 做木工 打铁 纺绳
    传统工艺被点石成金
    他们有的还经商 办厂
    在市场叱咤风云
    重振晋商的威名
    他们利用不断提高的文化科学水平
    治理小流域   承包荒山
    节水灌溉   建蔬菜大棚
     
    更不安分的年轻人
    抖落身上的高粱花子
    掸掸身上的黄尘
    昂头走出大山
    去搏击都市风云
    有的北上卖瓜果菜 土特产
    到了北京   天津
    有的南下创业   打工
    到了广州 深圳
    他们中有的已取得了不小的成功
    有的虽屡遭挫跌
    但坚信既然已走出大山
    便不改初衷
    苦难是人生的老师
    有失败便必会有成功
    他们共同发现了一个真理
    那就是——
    太行人不但勤劳 善良
    质朴 坚韧
    而且也一样潇洒 风流
    灵秀 聪颖
     
    如今的太行人正不断甩开愚昧
    如今的太行人正不断摆脱贫穷
    如今的太行人正逐渐走出封闭
    如今的太行人正逐渐走向文明
    他们用实实在在的行动
    共同在心底发出一个声音——
    我们是一代跨世纪的
    太——行——人——
     
     
     
    作者简介:

    史剑斌,山西省长治县人。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发表作品,曾在《中国青年报》《今晚报》等全国有影响的大报发表过小小说,并在《三晋都市报》连载过中短篇小说多篇。现已在各级各类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文论上百部(篇),并有多部作品获奖。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岔口是一幅多姿多彩的画卷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飞旋的足球 ——为世界杯足球赛而作
长治县新闻网 真与美的光芒 ——写在端午节
长治县新闻网 岔口是一幅多姿多彩的画卷
长治县新闻网 《太行神韵》(组诗)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飞旋的足球 ——为世界杯足球赛而作
长治县新闻网 真与美的光芒 ——写在端午节
长治县新闻网 岔口是一幅多姿多彩的画卷
长治县新闻网 《太行神韵》(组诗)
山西·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 上党区论坛